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熱門-幹爹把女兒放床上激情銷魂

手心手背都是肉、哪有兄弟不吃肉的。八大知識區
  《幹爹把女兒放床上激情銷魂》終於,8月的一天,徐雲說瞭實話。她怯怯地要我保證,聽完後不許打她。她說,她真的和老賈有瞭肌膚之親,老賈許諾會和她結婚。
 2005年,我和徐雲(化名)先後從江西來到寧波,並進入同一傢公司。因為不在一個工作組,雖然經常擦肩而過,卻沒有機會相識。後來有老鄉要給我介紹女朋友,一見面,才發現老鄉介紹的原來就是她。那時她23歲,我24歲。
  因為是老鄉,又有很多相似的經歷,所以和徐雲也算談得來,沒約幾次會就���定瞭戀愛關系,並在三個月後開始同居。
  2006年春節前夕,我和徐雲一起回瞭老傢,我們打算見過雙方父母後,就去登記結婚。我父母這邊非常順利,他們對徐雲十分滿意,沒想到瞭她傢,情形來瞭個180度大轉彎,徐雲的母親堅決反對這門親事。她覺得我傢太窮瞭,配不上徐雲。但是徐雲沒聽她母親的,過完年後,她依舊回到瞭我的身邊。
  2006年底,徐雲懷孕瞭。看到生米已煮成熟飯,徐雲傢人無話可說,隻得接她回去生孩子。但結婚證還是不同意我們領。生完孩子兩個月,徐雲回到寧波。這時已是2007年的下半年。
  有瞭孩子,我覺得跟徐雲不能像小孩子過傢傢一樣隨便找間房住瞭,我想找間好一點的出租房,把傢弄得像樣點。於是,我去找老賈(化名)。老賈是我認識的一個熟人,那時還算有點交情,最重要的是,他傢就在離我上班的公司很近的地方。老賈60歲左右,是寧波本地人,老伴過世幾年瞭,兒子在外省工作,他一個人住著一套240多平方米的房子,也有出租的意向。
  老賈很熱情地騰出較大的一個房間給瞭我們。老賈說這樣一個房間市面上租金要2000元,看在熟人的面子上,就半價好瞭。  huakui.cc
  住進去以後,我們和老賈相處得很融洽,就像一傢人一樣。老賈有什麼好吃的,總會拿來給徐雲,說是讓她補補身體。因為我要上班,徐雲休息在傢,所以平時她和老賈相處的時間比跟我相處的還多,很快兩人就熟悉起來。2008年春節,老賈突然提出,想認徐雲當幹女兒,他說認瞭親以後就是一傢人瞭,以後房租也全免瞭。徐雲看起來也很樂意。我一想,覺得這事挺好,反正我和徐雲都身在異鄉,沒什麼親人,這樣一來,有瞭住的地方,還認瞭本地親戚,辦事也方便些。
  說辦就辦,我拿著剛發到手的1000多元年終獎,和徐雲一起去買禮品,然後跟著老賈去他的丈母娘傢拜年。那時老賈的兒子也從江蘇趕回來,見證瞭儀式。事後,老賈的丈母娘悄悄對徐雲說,既然認瞭幹爹,就本本分分地維持父女關系,不要亂來。我聽著感覺怪怪的,不知道老人為什麼要這麼說,心裡頓時有瞭疙瘩。
  因為這個疙瘩,原來大大咧咧的我也留瞭心眼,開始註意起老賈和徐雲的舉動。萬事就怕留心,這一來,原本沒註意到的一些細節,漸漸讓我不安起來。
  最初我聽到的是傳言,是其他租客聽到告訴我的。老賈曾私下對徐雲說,她長得這麼好,跟著我真是吃虧瞭,我一個月才掙2000多元,在寧波這根本算不上什麼錢。老賈說,反正還沒領證,有機會他幫徐雲介紹個本地人。這話,我沒向徐雲求證。捕風捉影隻會影響傢庭安定,我不想孩子這麼小我們就有什麼事。
  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。有一天,我特意提前回傢,發現徐雲坐在老賈的臥室裡,跟他一邊聊天一邊看電視,徐雲身上穿的還是睡衣。我氣不打一處來,把她喊回房間,問她為什麼不換衣服。徐雲很肯定地說,她隻是把他當父親,女兒在父親面前穿著睡衣有什麼要緊。
 之後,隻要我有一絲懷疑,徐雲就拿父女關系來堵我的嘴。因為沒有證據,我隻能告誡徐雲,別忘瞭當初外婆的話。
  今年4月,老賈去江蘇看兒子瞭。5月份,徐雲也突然提出,想去江蘇看看,她說老賈的兒子在江蘇做房地產,可以拿到好店面,如果有可能,她想去那邊做生意。這個理由讓我沒法拒絕。可我警告徐雲,不許跟老賈有什麼瓜葛。徐雲生氣地說,老賈是有素質的人,不是我想的那樣。她這一去就是一個多月,我的心裡七上八下。此時,一些鄰居開始好心提醒我,讓我當心,別讓老賈把徐雲拐跑瞭。那些住瞭多年的鄰居還說,老賈人品不好,尤其是男女關系上很不正經。在我們住進來之前,有個外地婦女不明不白地住著,直到聽說有人要搬進來,才匆忙走的。
  我一聽就慌瞭,趕緊給徐雲打電話,讓她趕緊回來。在我的催促下她才回到寧波,卻一臉不高興,當天就提出要跟我分居。我說瞭一籮筐好話,徐雲仍不為所動。
  徐雲對我的冷淡持續瞭兩個月,不願跟我說話,不願讓我碰她。隻要我有親密一點的舉動,徐雲立即大吵大鬧,有一次甚至拿出刀來威脅我。她的反常,讓我對徐雲和老賈的關系越來越懷疑。而且老賈一直沒有回來,我猜想他是不敢回來面對我,怕我做出過激的行為。
  終於,8月的一天,徐雲說瞭實話。她怯怯地要我保證,聽完後不許打她。她說,她真的和老賈有瞭肌膚之親,老賈許諾會和她結婚。     huakui.cc
 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當徐雲親口證實給我時,我還是猶如五雷轟頂,大腦瞬間空白。為什麼?徐雲為什麼要背叛我?為什麼要跟一個比她父親年紀還大的男人幹這種勾當?
  徐雲說她窮怕瞭,因為窮,她不得不到處打工;因為窮,她連婚都結不成。我很痛心,問她,難道因為老賈有幾個錢,她就要丟下我和兒子,跟一個60歲的老男人走嗎?
  徐雲解釋說,她隻要跟老賈結婚,就可以分他的傢產,老賈答應她,把這個房子給她。徐雲說,如果我可以等,也許20年之後,我們還可以在一起。
  我無計可施,隻好分別給徐雲的大哥和老賈的兒子打電話。徐雲的大哥聽說後,趕來把徐雲責打瞭一頓;老賈的兒子則完全不敢相信這個事實。
  因為我堅決從那個房子裡搬瞭出來,徐雲一氣之下回瞭老傢。我打電話回去,都是她媽媽接的。她不容許我跟徐雲說話,她的意思是,徐雲不想跟我過瞭,跟我無話可說。
  現在我已經20多天沒有徐雲的消息瞭,聽人說,她姐姐好像在張羅給她另找對象。我的心裡又急又痛,被愛人背叛的傷痛還沒愈合,又要擔心她放棄我和孩子。我想跟徐雲說,雖然你犯瞭錯,我還是願意接受一個能改過的你,請你不要丟下三歲的兒子和我們多年的感情。讓時間慢慢擦去那些不堪的回憶吧。
不要說停止學習,就是慢一點都有可能被淘汰出局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